浙江嘉禾建设有限公司

内容导航

嘉禾资质

嘉禾荣誉

嘉禾业绩

地 址:浙江省嘉兴市同乐路491号
电 话:0573-82852005
传 真:0573-82852005
邮 箱:jiahe@163.com
邮 编:314000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资讯

中国官方建筑的政治审美

来源:浙江嘉禾建设有限公司 | 发布时间:2011/5/10 | 浏览次数:

如果要描述中国党政机关办公大楼的特点,公安部大楼或许最合适。半个世纪前,公安部就开始筹备新建一幢办公大楼,却一直没有找到心仪的方案。从那些落选的方案来看,他们不喜欢充满现代气息的大面积玻璃,也未看中凹凸不平、极具雕塑感的立面设计。

中国广播电影电视设计研究院的建筑师蒋培铭最后加入,他决定从揣摩公安部的性格入手。“我甚至想到了古代的衙门,比如刑部。”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另一些西方建筑也给了他启发,比如,美国国防部的五角大楼,梵蒂冈的圣彼得广场,以及古罗马的斗兽场。

这些建筑的共同气质是:秩序。“庄严而震撼,”蒋培铭概括说,“给你完整的精神力量。”

在蒋培铭的设计图上,公安部办公楼呈现为一个完整的长方形建筑,线条笔直,棱角分明。它的正中心略微凸出,像一个逗号,在视觉上为铜墙铁壁般的整体制造出变化。“简单,力度更强烈。”蒋培铭说,它的姿态“坚强而威武”。

很快,他就得到了中选的消息。“公安部说‘这就是我们想要的’,”蒋培铭说,“我的设计使他们联想到了‘鼎’。”在中国,鼎是国家之重器,象征着统一、昌盛与安宁。不久,他的方案就被概括为“盛世之鼎”,尽管这并非他最初的创意来源。

在立面的材质上,公安部选择了石料——各地的行政大楼也大多如此,尽管造价高昂,但是坚固、耐用。竣工后,这座竖立于天安门南侧、国家革命历史博物馆以东的大型建筑,得到了多方赞誉,而每一个赞誉的核心词都指向:威严。

“威严是现在中国行政大楼的基本特征。”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所所长徐卫国说,这意味着空间布局的封闭与隔离。

洲联(WWW5A)建筑设计集团主建筑师刘力从未见过左右高低不等的行政大楼。徐卫国看到的也大多如此:它们有着对称而方正的庞大体态,需要级级攀登的高台阶,以及守门的警卫。“这延续了故宫设计思想。”他说,故宫通过严格的中轴对称,强化了建筑带给人的权威感。

事实上,对称的封闭式政府行政办公大楼,遍布全国。从正面看,上海市政府大楼像一个“山”字。数十根立柱撑起了主楼前的门廊,垂直的线条增加了严肃之感。在有海峡之隔的海南岛,省政府也沿用着行政建筑的惯例,远看像一艘方方正正的大船。在“对称”这一关键问题上,就连世界海拔最高的政府办公楼——西藏日喀则市政府行政中心——也未能例外。

这些大楼,全都铺设了台阶,需仰头才能望见正门。而正门两侧建造了缓坡供车辆行驶,领导们下车就可进门,免去了攀登之苦。

而青岛市政府的布局也很典型,它像两块大小不等的弧形积木叠落在一起,重心吻合。在正门的台阶之下是草坪,与此间隔马路——大多数政府楼前的马路是当地最宽的那一条——再前面——是广场。政府门前的广场,也往往是本市最大的。

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﹙中国国家博物馆﹚代表了上世纪60年代左右中国官方建筑的审美。

“通过建筑作品去教育群众”

\"当年的《人民日报》认为,建造者们正在拿封建时代的 “宫殿”、“庙宇”、“牌坊”、“佛塔”当蓝本,制作各种虚夸的装饰。\"

在政治的约束之下,建筑的风格总是跟着政策的变动而摇摆。政权新建之初,建筑的风貌与现在并不相同。上世纪50年代,政治、经济都在参仿苏联,建筑自然也概莫能外,苏联的内政与中苏关系共同决定了中国的城市风貌。

斯大林时期,苏联建筑向着“复古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”急剧转变。那些现代主义建筑则因不能给予人们“积极的文化和历史联想”而遭到抵制。1934 年,简洁的苏联轻工业部大厦,被批判为“莫斯科的疤痕”,而同时竣工的莫霍夫大街住宅楼,则因采用文艺复兴建筑风格的帕拉第奥巨柱式,大受赞美。
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筑,最能“直接和明显地肯定时代的伟大和美丽”,这是当时的主流声音。

为了展示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,1952年,中国开始建造“苏联展览馆”(现更名为“北京展览馆”)。

该建筑采用俄罗斯民族的传统风格。中央大厅的正面高悬苏联国徽,其上耸立着87米高的镏金塔,塔尖安装巨大的红色五角星。在阳光的照耀下,有着大量黄金的镏金塔闪闪发光。

1953年,著名建筑师梁思成访苏归国。他认为,是否包含民族形式,是阶级立场问题。建筑,应以民族特性的形式与“充满了资产阶级意识的”美国式玻璃方匣子展开斗争——在斯大林倡导“社会主义内容,民族形式”的建筑方针之前,还从未有人察觉方正的平顶屋是帝国主义建筑的代表。

“通过建筑作品去教育群众,帮助他们前进。”梁思成说。

于是,以中国宫殿和庙宇为基本范式的建筑在全国迅速铺开。而大屋顶,则是“民族形式”中最普遍的一类。那些铺设着琉璃瓦、以斗拱和飞檐形式示人的“大屋顶”,看上去雄伟壮观——这适于新政权表达正统感与民族自豪。

不过,与现代主义建筑一样,复古的“民族形式”也好景不长。苏联领导人的更迭又一次波及中国的建筑形态。1954年底,斯大林的建筑方针被新上台的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否定了。

河南夏邑曹集乡政府,模仿天安门也是地方建筑风潮。

从1955年开始,曾与资产阶级意识进行斗争的“大屋顶”,变成了奢侈浪费的典型。北京“四部一会”大楼(现今国家发改委)正中大屋顶的建材已经运到现场,却不准使用,那些充满民族风格的琉璃构件被毁弃在现场。

而地安门机关宿舍大楼的绿色门罩、斗拱和柱子上复杂的朱红彩画、门楼地面上铺着的花岗岩亦被批评。“大楼不像是新的,而是从古老朝代遗留下来的刚刚经过粉刷的建筑一样。”当年的《人民日报》认为,建造者们正在拿封建时代的“宫殿”“庙宇”“牌坊”“佛塔”当蓝本,制作各种虚夸的装饰。官方将其定义为:“资产阶级形式主义和复古主义倾向”——这是对“民族形式”式建筑的定性。
 

上一篇:融合未来发展 打造宜居的转移安置区 下一篇:工业厂房的建筑艺术

Copyright © 2011 www.jiahejianshe.com All Right Reserved. 浙江嘉禾建设有限公司

地址:浙江省嘉兴市同乐路491号 客服热线:0573-82852005 传真:0573-82852005

备案:浙ICP备10215951号 技术支持:中能信息